一带一路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情况和投资风险

31
Aug

一带一路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情况和投资风险

一带一路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情况和投资风险

撰写:许冰清、徐生年 
数据收集:万苇达(David Wan)、许冰清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进,不仅会影响中国企业“走出去”,同时也会加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从而促使海外市场能源需求的急速增长。自倡议提出以来,中国企业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往来日渐频繁,截至2016年底,以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为主的油气企业已在海外50多个国家拥有200多个油气投资项目。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会加速全球变暖的趋势,作为倡导低碳可持续发展的NGO组织,GEI正在致力于促进一带一路国家的低碳绿色发展。

1,可再生资源潜力最大的十个国家:

GEI通过收集煤炭和可再生能源在一带一路国家的资源分布和发展情况,将会从资源潜力、发展阶段和政策环境等方面,对一带一路国家进行分析,评估出最适合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国家排名。图1列出了在可再生能源潜力总量上最丰富的十个一带一路国家(按储量排名)。

鉴于一些国家的可再生能源仍在继续探明中,缺乏具体的数据。从我们收集的数据表中可以看出,排名前十的国家其可再生能源资源禀赋各异。其中卡萨克斯坦和蒙古分别拥有最丰富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资源,而中国则拥有最丰富的水力发电资源和生物质能。

2,这些国家分别处于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值得留意的是,虽然太阳能发电成本不断下降,各个国家在太阳能的利用方面仍处于初期,十个国家中仅有我国和印度开发超过储量的1%,开发程度分别为2.6%1.3% 而水力发电由于技术成熟,发电成本低,是目前人类社会应用最广泛的可再生能源。中国的水力发电资源利用率已经超过60%(图2),未来五年仍将处于快速增长期。而根据印度电力局的公开信息,印度目前开发了约26%的水电资源。再看水力发电资源储量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印尼和巴基斯坦,据央视网信息,今年四月,我国电建国际公司与印尼卡扬水电能源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印尼卡扬河1-5梯级水电站项目联合开发协议,而中企承建的巴基斯坦尼鲁姆-杰卢姆水电站也于同时期进入正式运营阶段。从上表可以看出蒙古的风能储量巨大,我国华北电力大学与蒙古科技大学成立了中蒙可再生能源创新中心,致力于推动中蒙在可再生能源教育、科技、培训、产业、专业智库等方面的深度合作。

自2012-2016年间,随着风电技术的不断成熟,我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增长速度很快,目前已经成为全球风电装机最大的国家。但根据布鲁金斯研究中心[1]的报告,我们在新增装机容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弃风率较高,应着力于改善风力预测并根据预测进行调度操作。印度风力发电也已进入成熟期,数据显示印度已经开发了占储量30%左右的风力资源。其余国家仍处于发展初期,风力资源的应用均不显著。

由于生物质能的开发利用成本较其他能源高,且我国及表内其他国家政策偏向于光伏发电及风能发电,生物质能似乎不如其他可再生能源一般受宠。目前我国和印度分别开发了本国生物能储量的约16%13%,印尼和波兰分别开发了本国生物能储量的约5.4%3.6%。十个国家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原材料成本较高且较分散,导致物流不经济;同时生物质发电技术是一个跨度较大的综合新领域,不同处理技术的发展水平不一;再加上国家政策对太阳能和风能的倾斜,使得生物质能的开发仍处于比较混乱的阶段。

3,这些国家的投资风险和政策鼓励排名:

根据REN21公布的2018年可再生能源现状报告[2],我们对比分析了各个国家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支持鼓励政策, 其中包括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各种管制性政策以及财政激励政策。管制性政策可细分为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政策,净电量结算政策,可再生能源电力证书。而税收优惠、退税、绩效激励、优惠贷款和担保等财政激励政策也进一步促进了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有助于降低项目前期高昂的成本负担。

在综合分析以上各类政策后,对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上较为友好的国家有中国,印度,印尼和波兰。十个国家中仅土库曼斯坦还未公布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相关计划,因此具体政策环境目前较不明朗。据世界经济论坛今年2月的报道[3],美国,中国和印度正引导着全球能源革命的浪潮。其中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将在2022年占据全球清洁能源总额的40%。而印度则得益于竞争性招标,不仅太阳能发电和风电占据了电力增量的90%,光伏平价上网的度电成本也为全球最低。

总体来看,我国和印度的政策环境对可再生能源都非常友好。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到2020 ,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达 6.8 亿千瓦, 发电量 1.9 万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的 27%。而近日,印度政府将原计划设定的2022年底实现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到175吉瓦上调至227吉瓦[4],意味着印度可再生能源供电比例将增至28%2017年印度中央电力管理局公布的第三份《国家电力规划》(草案)预计,到2022年,印度非化石燃料发电将占总装机容量的46.8%[5];中国的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同样将保持增长,但增速较印度略慢。至中国的十三五末期(2020), 非化石能源将占中国发电装机总量的39%[6]。除却中国和印度外,印尼政府也在大力支持发展可再生能源,印尼能源和矿产部副部长达哈儿表示,政府将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给予税收减免,确保建设和运营成本低于该地区平均水平,以此鼓励本国和外国投资方加大力度联合开发印尼可再生能源市场[7].

4,这些国家NDC目标是什么?

中国政府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指出中国计划在2030年之前将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并且实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的目标,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

印度则承诺在2030年之前将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33%-35%,并在技术转移和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提供的贷款帮助下实现非化石燃料发电在总装机容量中的占比提高至40%,同时通过增加森林和绿地面积,增加25亿到30亿吨碳汇。

其他国家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文件中,波兰作为欧盟的成员国,将于2030年之前实现减少40%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一直希望加入欧盟的乌克兰也提交了相同的目标。其余的国家中,印尼的目标较为详细,计划分别与2020年和2030年之前达到减排预计温室气体总量的26%和29%。

就这十个国家的整体投资环境来看,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全球排名较前的国家有波兰和卡萨克斯坦,分别是第27和36名。蒙古,印尼,乌兹别克斯坦和乌克兰排在中间,而中国和印度排名靠后,分别是第78和100名。虽然世行的排名显示在中国和印度成立或运营公司的监管环境较为严格和复杂,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根据不同国家制造产业的产能情况,对外资的需求也各有不同。以印度为例,印度目前本国的供应能力、制造能力都太差,不依赖外资没有可能实现政府制定的太阳能发展目标[8]。

据可再生能源咨询公司Ecofys近期发布的报告,波兰将很难在2020年达到国家可再生能源行动计划的目标(总能源消费的15%来自可再生能源),目前预计仅能达到13.8%[9]。在最不理想的情况下,预计只能达到10.0%。

蒙古于国家能源政策(2015-2030)中指出可再生能源在2023年之前增至全国总能源产能的20%,在2030年之前增至30%[10]。

印尼在国家能源政策(2014)中计划2025年可再生能源在总能源中的占比达到 23%[11]。

乌克兰在《国家可再生能源行动计划(2014)》中指出在2020年之前实现可再生资源占最终总能源消费的11%,12.4%的供热与制冷需求由可再生能源满足,电力需求的11%来自可再生能源以及10%的交通能源需求来自可再生能源[12]。

乌兹别克斯坦规划在2025年时将可再生能源发电增至总发电量的19.7%,其中水力发电,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分别增长1.24GW, 450MW和302M[13]。

卡萨克斯坦在《绿色能源概念(2013)》中指出在2050年之前实现总发电量的50% 来自可再生能源[14]。(50% of RES power generation)

巴基斯坦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但政府正在促进政策的改革与监管的转型,希望未来能够提高可再生能源在总发电量中的占比[15]。

据能源发展署报告[16],土库曼斯坦还没有设立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图1 参考文献列表


参考文献:

1 齐晔, Jiaqi Lu, and 朱梦曳, 中国弃风问题与美国经验, Brookings, 2018.
2 REN21, Renewables 2018 Global Status Report, 2018.
3 Rob Smith, Three countries are leading the renewable energy revolution, World Economic Forum, 26 Feb 2018.
4 Nishtha Saluja, Sarita Singh, Renewable energy target now 227 GW, will need $50 billion more in investments, The Economic Times, 05 Jun 2018.
5 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印度公布十年电力规划草案》, 中国能源报, 18-05-2017. http://www.escn.com.cn/news/show-422106.html
6 “龙象赛跑”:中印电力规划谁更绿色?中外对话,08-05-2017.
7 田原,印尼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经济日报,13-02
8 国际丨印度能源市场现状及风险分析,中国电力报,2018年6月11日
9 Emiliano Bellini, Poland to miss 2020 EU renewable energy target, Ecofys, April 26, 2017.
10 Government of Mongolia, Scaling-up Renewable Energy Programme Investment Plan for Mongolia, Dec, 2015, https://www.climateinvestmentfunds.org/sites/cif_enc/files/srep_ip_mongolia_final_14_dec_2015-latest.pdf 
11 Government of Indonesia, National Energy Policy, Government Regulation No. 79/2014.
12 Government of Ukraine,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ction Plan, October, 2014.
13 Government of Uzbekistan, Resolution on Further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and Energy Efficiency 2017-2025, 2016.
14 Republic of Kazakhstan, Concept for transition of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to Green Economy, 2013.
15 Amin Ahmed, Target solar, wind and hydro for future power generation: report, Dawnnews, April 13, 2018
16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Eastern Europe, Caucasus and Central Asia Energy Polices Beyond IEA Countries, 2015.

You are donating to : 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 Fund

How much would you like to donate?
$10 $20 $30
Would you like to make regular donations? I would like to make donation(s)
How many times would you like this to recur? (including this payment) *
Name *
Last Name *
Email *
Phone
Address
Additional Note
paypalstripe
Loading...